复制

前往程序员福利页.......

一、特朗普和蒋介石的共同点

有人说特朗普是天降伟人,雄才大略。就像有人认为,蒋介石是天降伟人,雄才大略那样,这都不符合事实。事实是什么呢?事实是,蒋介石是个非常平庸的人。而今天的特朗普,不过就是新版本的蒋介石。

给我们的对手,进行准确的画像和分析,是必要的研究。如果我们连我们的对手都没吃透,打起仗来就会吃一些没必要的亏,错过一些不应该错过的战机和战果。

本文让我们一起来仔细研究分析下,美国这个对手,和米粒尖委员长特朗普这个对手。也一并结合大历史背景,对当前的局势,进行战略分析,并进行一些前瞻性的推演。

为什么说特朗普是新版本的蒋介石呢?很简单,因为他们两个人的相似性和共同点太多了。翻遍古今中外的历史,都很难找到如此相似的两个人。不仅特朗普和蒋介石相似。而且,中美之间的合作与斗争,也与当年的国共合作与斗争很相似。所处的历史阶段,和历史任务,分分合合的历程,都很相似。

《素书》云:“才足以鉴古,明足以照下。此人之俊也。”

不管什么事,只要放到大历史的框架下来分析,都能很容易理解,都很容易一目了然。

相似点一:蒋介石日记治国,特朗普维特治国。蒋介石日记强国,地图开疆的事,已经成为一大历史奇观,每谈及此事,人们都掩口失笑。很多年都没有能出其右者,直到出现了推特治国的特朗普。特朗普在这方面的成就,目前看来,无论是天赋和高度上,都已经超过了蒋介石。

相似点二:蒋介石迷信交易的艺术,特朗普也迷信交易的艺术。蒋介石特别喜欢用交易的手段,来解决政治和军事问题。中原大战,不是打赢的,而是贿赂对方的军官,靠投机取胜的。蒋介石不仅打仗靠交易,权谋也是靠交易。

这说明什么?说明实力不够,交易来凑。因为缺乏硬碰硬能正面击垮对手的能力,这样的弱者,才迷信交易的艺术。特朗普这么迷信交易的艺术,只能反映出,此人缺乏硬碰硬正面解决问题的能力。不得已,才采用交易的艺术,这种次优选项。

相似点三:蒋介石志大才疏,特朗普也志大才疏。蒋介石年轻的时候立下雄心壮志。写下了这么一首很霸气的诗:“腾腾杀气满全球,力不如人万事休;光我神州完我则,东来志岂在封侯。”蒋介石的光我神州,和特朗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,口气多么像。特朗普呢,那也是雄心壮志豪气冲天,他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起来。蒋介石的自我评价,自己是中国的拿破仑。特朗普的自我评价,认为自己是美国的新凯撒大帝。

而实际上呢,蒋介石能力低下,一败涂地。特朗普也是如此,也把美国带入了绝境,而且即将迎来大溃败。特朗普的能力怎么样呢,班农说他不成熟,幼稚得像个宝宝。还顺便点评了一下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,说她笨得像块砖头。在班农的眼里,特朗普的一家人,就是一家子的天线宝宝,能力就是这么低。志比天高,才如宝宝。这是多么的志大才疏啊。

相似点四:蒋介石打不过对手拿对方家人下手,特朗普也是如此。当年蒋介石打不过毛主席,就靠杀害毛主席的家人,来打击和瓦解毛主席的意志,来以此报复自己的对手。这是非常下三滥的手段,也是弱者的手段。因为强者根本不屑于使用这种手段。解放后,蒋介石以弱者之心,度强者之腹,一度非常担心,毛主席会刨了他家的祖坟。结果毛主席根本没有这么做,也不屑于这么做。因为他是强者,能够直接摧毁对手,犯不上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打击对手。

特朗普抓孟晚舟,也是类似的下三滥手段,也折射出他的弱者心态,和失败者心态,和弱者立场。他根本没有他所展现的那么强,也没有大家所看到的那么强。

相似点五:蒋介石酷爱清党,特朗普也酷爱清党。蒋介石的清党,不仅清对手的党,也清自己的党,被蒋介石大清洗后的国民党,直接失去了组织能力,而且谭廷锴、廖仲恺、邓演达这些党内精英,都被他肃清掉了。特朗普也是同样的表现,也是个清党小能手,不仅清民主党,也清共和党。把整个国家治理体系,都弄的千疮百孔。酷爱清党,说明缺乏安全感。为什么缺乏安全感,是因为自己太弱,看身边的人,看谁都能威胁到自己。在强者眼里,人是最大的资源,只要教育好,都是能做事的,一个人都舍不得杀。在弱者眼里,只有死人才不会威胁他们,所以他们要频繁的清党。

相似点六:蒋介石是凯申物流大队长,特朗普也是物流大队长。在《游击队歌》中,有句歌词是这么写的:“没有枪没有炮,敌人给我们造。”敌人把枪造好了,造好了也得发个快递送过来吧。当时负责物流的,就是蒋介石。把敌人造好的枪,运输送给红军。人家打仗送人头,蒋介石打仗,不仅送人头,还给对手还送俘虏,送全套装备。

特朗普各种退群,其实做的也是凯神物流的快递生意,把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大旗,把道义、队伍、和国际治理体系的全套装备,都拱手送给中国。蒋介石是快递送的是中国的江山,特朗普是快递送给中国整个地球。一想到凯申物流后继有人,而且业务还冲出亚洲走向世界,蒋介石在地下,都能高兴得把棺材板子笑得发颤,摁都摁不住。

相似点七:蒋介石是个好色之徒,特朗普也是好色之徒。蒋介石特别喜欢嫖娼,因此还得过梅毒。特朗普有多好色,喜欢看新闻的人都清楚。他的那句小猫咪,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。过于好色的人,沉迷于低级趣味的人,心智层次都不可能太高的,能力也不可能太强。因为伟大的动力,必然产于与伟大的目的。好色可不是什么伟大的目的。

相似点八:蒋介石军事能力低下,特朗普也军事能力低下。蒋介石的军事能力,最多只能指挥一个团,可能还有点勉强。他的两大杰作,一个是花园口决堤放水,淹死日军,结果淹死了90万中国人。一个是长沙放火,烧死日军,结果烧毁了长沙古城,这座几千年保存完好的历史古城,而且无数百姓罹难。

这得多么低能的人,打仗才能用这种打法。壁虎遇到天敌的时候,会切断自己的尾巴,自己逃走。蒋介石的打法,就是类似的遇到天敌才有的反应,极端恐惧,极端害怕下的逃跑反应。

叙利亚战争,美国以惨败、大败和完败出局。这非常能体现特朗普军事指挥能力的低下。他根本不懂什么是战争,也不懂怎么指挥战争。特朗普不仅在叙利亚大败而归,而且还逼反了土耳其,疏远了欧洲,让朝伊两核问题,这两座间歇火山重新喷发。本来是个坐庄的庄家,却做出来了散户级别的操作,而且还被打爆仓了。可见此人的能力非常的低下。

相似点九:蒋介石缺乏战略能力,特朗普也缺乏战略能力。如果说蒋介石是为微操大师历史第二的话,那微操大师历史第一名,肯定是特朗普。大家如果翻翻蒋介石的日记,里面全是碎碎念啊碎碎念,婆婆妈妈的非常琐碎,几乎从来不谈战略。特朗普的推特内容,也是如此,几乎全是碎碎念,从来不谈及任何的战略问题。作为对比,再看看毛主席评二十四史,他谈的都是什么话题,什么内容,又都是什么高度,战略眼光洞穿古今,透彻寰宇。人和人真是不能相比。

相似点十:蒋介石是商人思维,特朗普也是商人思维。大家喜欢说,特朗普不是政客思维,是商人思维,言外之意,好像商人思维很厉害似的。而实际上呢,商人思维是减分项,而不是加分项。为什么呢?因为通常,商人的格局都比较的小,容易逐小利而失大局。这种商人思维的人,如果从政的话,必然是扣扣弄弄的难成大事。商人追求的是局部的短期利益,对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斤斤计较,器小而谋浅。而政治家追求的,则是整体的和长远的利益,和最终的歼灭战。蒋介石和特朗普,都缺乏这种政治家的能力。

相似点十一:蒋介石上过军校当过兵,特朗普也上过军校当过兵。蒋介石回顾他的军校和军事生涯的时候,说自己的人生升华了,顿时铁血风采了。特朗普的军旅感言,和蒋介石的几乎是一个模板。自以为是自律而铁血,而实际上是粗暴而短浅,思维被固化被封闭成机器,而丧失了变通能力,和开放的思维能力,不再能够通权达变。这种经历,让蒋介石走向了训政式独裁,让特朗普也走向了训政式独裁。

作为一把手,丧失了通权达变的能力,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灾难。即不知权,也不知兵,很快就会亡国的。

相似点十二:蒋介石在土改上的软弱是其失败的温床,特朗普在社会改造上也同样的软弱。因为蒋介石是江浙买办财阀的代理人,特朗普也是美国大财阀的代理人,所以他们都不可能革自己老板的命。这也注定,他们无法解决社会的根本矛盾,也无法动摇社会的基本结构,更无法获得人民的拥护。这种社会的改造,都是无效的。随着矛盾的激化,必然会走向可怕的内爆。

相似点十三:蒋介石嫉贤妒能,特朗普也嫉贤妒能。蒋介石身边,凡是有能力的人,都被他要么暗杀了,要么关起来了,要么贬官了。特朗普也是如此,他自己什么事都做不成,凡是能做点事的人,他都把他们辞退。

尤其表现为,蒋介石暗杀自己的首席军师杨永泰,逼死亲信智囊陈布雷。特朗普逼走自己的首席军师班农,把很多一品大员都赶出白宫。

相似点十四:蒋介石反复撕毁和平协定,特朗普也反复撕毁和平协定。他们俩都是反复无常,毫无信用可言。反反复复小人心,这句话说得很准确。他们为什么要反反复复的撕毁协议呢?因为算力不足,可能前两秒觉得赚了,过了一会又觉得自己亏了。算力不足,就是智力不足。真正的聪明人,能算几十年几百年,算好了就定下来。而笨人则不然,他们只能算几分钟,几天的事情,而且还算不过来。今天觉得这么算是对的,明天就觉得算错了,涂掉重写。反反复复的人,必然心智低下。

相似点十五:蒋介石有很多神助攻,特朗普也有很多神助攻。蒋介石的神助攻,除了凯申物流送武器送装备,送兵源,还送土地,送人口。最重要的是送人心。贪腐,抓壮丁,金圆券,花园口决堤,鱼肉百姓,纵兵劫掠,等等,都让蒋介石失去了民心。蒋介石当时有多么不得人心呢?他的嫡系部队在淞沪抗战打日本人,沿途的老百姓偷袭国军。因为在老百姓看来,日本人都比国军好。同样的剧本,现在也上演了,特朗普照样是什么都送,而且还送人心。特朗普有多么不得人心,目前他已经臭名昭著了。而中国有些网民喜欢他,其实是看在他对中国神助攻上面,还能帮助中国,解除国内一些领域的半殖民化问题。

相似点十六:蒋介石使用围剿战术,特朗普也使用极限施压这种围剿战术。体现一个人军事能力的,是看他能用最少的兵力,打败消灭最多的敌人。比如韩信,用一万人,用一个上午,击败了赵国的二十万主力。比如李靖,用两千人,一个晚上的突袭,灭了整个突厥。我们老是说战神以少胜多,不是因为他缺兵少将,而是战神打败对手,真的只需要那么少的人,用太多人没必要。就好比一个大人,一个手指头就能推倒一个三岁小孩,用一指手指头就行了,他何必手脚并用拼尽全力呢。

战神用兵是以一敌万,庸将用兵,则是以万敌一。围剿战术,就是非常典型的以万敌一。

能想象韩信和李靖会使用围剿战术吗?显然他们不可能这么做,因为围剿战术是弱智才用的低效高成本战法,是用最多的兵,寻求打败最少的敌人。因为战斗力太弱,所以才上人海战术。可见,围剿战术是弱者专用标签。特朗普现在发起的围剿战术,非常能说明他有多么的弱,而不是说他有多么的强。

有些吃瓜群众,一看到美国人黑压压的围剿战术上来了,就觉得瑟瑟发抖,那是他们根本不懂战争,更不懂战争的艺术。

说完了蒋介石和特朗普的相似性,我们再来讲讲,中美关系,和历史上国共关系的相似之处。

二、中美关系与历史上国共关系的相似之处

中美关系的实质是什么呢?主席以前说过一句话,非常能点透本质:“金樽共汝饮,白刃不相饶。”这就是即合作,又斗争的关系。

在中美关系中,如果只看到合作,这是不对的。如果只看到斗争,也是不对的。什么时候斗争,什么时候合作,要看是斗争对我们有利,还是看合作对我们有利,看某个时期,斗争是主题,还是合作是主题。

以前的国共关系,也是如此。需要合作的时候,就是国共合作为主题,需要斗争的时候,就是国共斗争为主题。

从这点看,中美关系和国共关系,非常的相似。国共之间打过仗,而且不止打过一次。中美之间也打过仗,也不止一次,从朝鲜打到越南,还有后来的三大辱。国共之间的合作也不止合作过一次,历史上有国共第一次合作,和国共第二次合作。中美之间也有过两次合作,第一次中美合作,和第二次中美合作。

第一次国共合作,是为了联手打倒列强,铲除军阀,统一中国。第二次国共合作,是为了抗日战争统一战线。类似的,第一次中美合作,是为了对付来自苏联的威胁,为了打赢冷战。第二次中美合作,是为了全球一体化,是为了全球治理。

在斗争方面,也是如此相似。第一次国共内战,是统一全国后,完成了共同目标后,蒋介石背叛革命,开始清党,国共合作破裂。第一次中美斗争,美国赢得冷战的胜利后,马上中美破裂,反手开始对付中国。

第二次国共内战,是实现了抗日胜利之后,蒋介石破坏合作,走向斗争。第二次的中美斗争,也就是目前的这一次。中国帮美国实现了全球大一统之后,美国马上要把中国踢出局,展开对中国的斗争。如果把一体化的地球,看作一个国家的话,中美之间的斗争,其实也是地球版内战。两次中美斗争,实际上就是新版本的两次国共内战。

中美的合作,是地球版的国共合作;中美的斗争,则是地球版的国共内战。

国共斗争的结果呢,每次分分合合,最终都落到了划江而治这一点上。对应的,中美之间的分分合合,最终都要落到划洋而治这一点上。每一次谈划江而治,蒋介石都一百个不痛快。同样,中国每次和美国讲划洋而治,美国人都一百个不痛快。划洋而治是哪个洋,当然是划太平洋了,一家一半。划洋而治同样也是平分地球的意思。

划江而治,是国共组成联合政府的底线,也是共和的底线。虽然名义上是同一个政府,实际上还是划江而治。同理,划洋而治,是中美之间,组成地球联合政府的底线。如果这一点谈不拢,中美想要第三次合作,是非常不可能的。

在这样的历史关口,每次要谈划江而治,蒋介石都选择打。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想和平的诚意。而美国也是如此,我们讲要划洋而治,美国人做出的选择,和蒋介石的一样的。他们显然不愿意接受划洋而治的方案。

不接受划江而治,选择战放弃和,结果蒋介石连长江南边的一半江山,也都一并丢掉了。现在这道选择题交给美国人来做了。是选择划洋而治呢,还是选择丢掉整个太平洋,进而丢掉所有的一切呢?

这次的中美斗争,大家都觉得是抗日战争,应该当作抗战那种持久战来打,而实际上,这次的中美斗争,定性应该是解放战争。应该当作解放战争来打。战争的总体目标,要么是半个太平洋划洋而治,要么是得到一切。

15年那会,觉得美国人可能还可以撑个十几年。从这几年的形势看,美国衰落的速度太快,它在加速衰落。目前的形势,应该是推进到了解放战争这个时间段。

三、地缘政治、金融、科技、经济、四大战区和四大战役

在之前的文章中,我们提出过帝国木桶理论。帝国霸权的转移,权力中心的全球范围大转移,分别表现为工业霸权、科技霸权、金融霸权、军事霸权、文化霸权,五个维度的依次转移。

有兴趣的话,可以搜一下之前的这篇讲中美之争的文章。《中美之争,其实已经失去了悬念》这篇文章。全球权力中心的五维转移,目前主要体现为四大战区的四大战役。

目前很大的一个战区,是要全球范围内,形成反霸同盟的统一战线,这是地缘政治的战役。目前看,战况的还是很顺利的。

从五维模型看,目前工业的霸权转移,已经完成。科技的霸权转移,正处在上甘岭战斗的关键点。只要科技霸权完成转移,后面美国将无险可守。我们的部队的面前,将会是一马平川,如入无人之地。科技守不住,美国经济的收支就会崩溃,军队也养不起,新武器也开发不出来,并且被中国追上代差,甚至出现全面反超。军事上不行,文化霸权上肯定要彻底被粉碎了,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。

这个关口,有人担心,美国人会不会挑起大国总体战,进行军事冒险。这一点可以参考冷战。美苏冷战,对抗了那么多年,也没有发生大国总体战。只是打了几场代理人战争。美国和苏联,处于完全斗争关系中,也没发生大国总体战。更何况中美之间,并非完全对抗关系,而是合作斗争的双重关系呢。美国的军事冒险,上限就是代理人战争,而且代理人战争已经打了很久了,而且美国已经打输了。只要我们枕戈待旦,做足准备,美国人和中国打仗,是没有这个选项的。美国人虽然很坏,但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脑子的,起码不会做出飞蛾扑火的送死行为。

以前我们积贫积弱的时候,在朝鲜和越南,美国人和中国打仗,他们都失败了,更何况是现在和我们打呢。现在的美国,连叙利亚都打不下来,还想打中国,还想打赢。代理人战争都输了,还想打赢大国总体战,想想不是很好笑吗?美国人过去打不过中国,现在更打不过中国。请大家放心,不要杞人忧天。

目前金融这个战区,战斗处于对峙状态。这是比科技战更难打的大战役。目前看,美国前面的金融战,已经被我们挫败。金融战分析,详见《贸易战加速了美国的衰亡》一文。现在,在金融战区的金融战,应该要从战略防御,走向战略大反攻了。

在经济战区的战役,主要是金融战区的一个副战场。大家仔细看上面的那篇文章就清楚了。

四、特朗普军团与华为的主力大决战

特朗普目前以举国之力,来围剿华为一个公司。以一个国家的力量,来对付一家企业,这是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。

为什么特朗普这么紧张,我们来看科技战的详细分析文章《技术封锁,将助推中国加速崛起》。如果美国的核心技术被中国打垮,那么随之而来的,美国的军事霸权就丢掉了。丢掉了军事霸权,金融霸权也要丢掉了。

已经失去了产业能力的美国,如果失去了金融霸权,只能沦为三流国家,举国要饭。这不是开玩笑的事,是非常严肃的事。所以,这场科技战,对美国来说就是捍卫国本的淮海战役。

蒋介石用国军的主力,来对抗粟裕的几个兵团,结果被粟裕反吃掉,歼灭了价蒋介石的主力。今天特朗普的打法,和蒋介石在淮海战役上的打法,是非常相似的。

在淮海战役中,一开始是粟裕兵团,围住了黄百韬,要吃掉它。好比华为用5G技术围住了高通,要吃掉高通。蒋介石是怎么做的呢?他让后面的邱清泉,黄维,杜聿明等兵团,都送到里面填坑,结果被粟裕抓住了主力,展开了大决战。本来呢,如果蒋介石断臂求生,放弃黄百韬,其他兵团渡江,以后还有划江而治的资本。

而蒋介石的做法,正中粟裕围点打援的下怀,主力遭到全歼,直接断送了整个江山。这次科技战也是类似,高通被围住,牺牲高通,断臂求生嘛。现在特朗普把谷歌,微软等等,各种增援兵团都往里面填坑,跟当年蒋介石,把杜聿明和邱清泉都往里面填坑,有什么区别呢?送给华为的,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歼灭美国科技产业主力一锅端的好机会。本来是要歼灭美国的通信产业,结果现在是可以歼灭美国的整个信息产业。而且,所有的买办企业,也都被特朗普给活埋了。随着他们的投诚被收编,中国的科技战兵力,会迅速倍增。

蒋介石和特朗普这个打法,正可谓是,一顿操作猛如虎,一看比分零比五。特朗普军团的主力被全歼,是必然的下场。

有人要说了,万一特朗普看到这篇文章,主力回撤怎么办?不要担心。特朗普不可能回撤主力的,即便他现在命令回撤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更何况,他是不可能回撤主力的呢。当年劝蒋介石的人那么多,他也一个都没听。这种人是缺乏通权达变的能力的。

蒋介石要是能听人劝,他就不会杀杨永泰,杀陈布雷了。他要是能听人劝,也就不会败的那么惨了。对于今天的特朗普来说,也是如此。现在,对于特朗普来说,一切都晚了。无论他打还是和,都会被全歼。

五、贸易战是中美北平和谈,美国将失去最后的划洋而治的机会

现在让我们来想思考这么一个问题。为什么蒋介石明知道自己打仗打不赢,他还是选择战,不选择和,为什么不接受划江而治的方案。因为弱者是全方位的弱,强者是全方位的强。如果蒋介石接受和平方案,他输的会更惨,出局的会更早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打仗是战争,和平是竞争。如果蒋介石接受和平方案,他的治理能力如此低下,会很快的被渗透取代,彻底失去竞争力。打仗都打不赢的人,和平竞争的能力会更弱。

为什么蒋介石不敢组成联合政府,不敢共和,也不敢划江而治。三个方案都会被更快的吃掉。只有殊死一搏,靠打才能赌一把,而且是最后的一把。其他的都交给运气。

也就是说,对于蒋介石来说,弱是一种原罪。他无论是和还是战,都是要输掉的。但是,选择战,起码有那么一点,可以碰碰运气的侥幸机会。这就是蒋介石明知道打不赢,还要选择战的的深层心理。

同样,对今天的中美关系,也是如此。美国选择战,结果一定是全军覆没。美国选择和,则是会被以和平的方式全盘替代,在市场上全被打败。不是在战场上失败,就是在市场上失败。无论他怎么选,最终的失败都是一定的。

国共之间的和谈,一共谈了三次。第一次是西安和平谈判,和谈的结果是共同抗日。结果后来蒋介石破坏和平,弄出来一个皖南事变。在蒋介石逃跑前,中美就进行了一次和谈,但是级别不高,也没谈拢,主席很失望,写了篇《别了,司徒雷登》。大家可以去看看那篇文章。司徒雷登走了之后,中美走向了对抗,这一波的对抗,以美国的失败告终,就是朝鲜停战协定。结果美国人很快就破坏停战协议,接着又挑起了越南战争。

被中国接连教训了两次,美国认输了。同时,面对咄咄逼人的苏联,美国只好低下头来找中国和谈。这就是中美建交,这是中美的第一次和谈。实现了十几年的和平。然而,随着苏联的解体,美国人破坏和平,中美关系,又走向了斗争。

国共之间的第二次和谈,是重庆谈判。没多久,蒋介石就撕毁协议。对应的中美第二次和平谈判,则是入世谈判。苏联解体后,美国和中国斗了很多年,终于又走向了谈判桌,这一次和谈,中美之间真正实现了十几年的和平。

国共之间的第三次和谈,是北平和平谈判。这是在国民党大势已去的时候,我们作为强势主导方,发起的一次和谈。结果当时的代总统李宗仁,拒绝在和谈协定上签字。为啥拒绝呢?因为签了字就承认了失败。于是,北平和平谈判破裂,主席和朱总司令,发布《向全国进军的命令》,发起渡江战役。很快,蒋介石政权土崩瓦解。

这次中美贸易谈判,对应的正是北平和平谈判,而不是重庆谈判。重庆谈判对应的是中美之间的入世谈判。入世和谈之后,缔结的中美国联合体,实质上就是地球版的联合政府。

为啥这次贸易战,谈了那么多次,美国人就是不签字,这和当时李宗仁不肯签字的心态如出一辙,因为签字就意味着失败,就意味着交出政权,就意味着失去一切。所以,美国人不签字,才是正常的做法,美国人要是愿意签字,那才是奇怪了。那些还在幻想,中美之间能完成这次和平谈判的人,应该都可以醒醒了。不是我们不愿意和平,而是美国人宁肯战死,也不肯承认失败。

这场斗争的结局是什么呢?那就是特朗普军团的全军覆没。不仅在科技上会全军覆没,而且是在总体上的全军覆没,和总体上全球权力中心的转移。当年蒋介石是怎么失败的,今天的特朗普,也会怎么失败。美国只是看起来凶,其实不过就是色厉内荏的纸老虎。历史事实表明,美国人是可以打的,而且是可以打败的。不仅是可以打败的,而且是可以全歼的。无论在市场上,还是战场上,我们都可以全歼他们。

最后,以主席的词结束本文。

小小寰球,有几个苍蝇碰壁。
嗡嗡叫,几声凄厉,几声抽泣。
蚂蚁缘槐夸大国,蚍蜉撼树谈何易。 

阿里云双1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44 + = 48